當前位置:語蘭小說 > 都市 > 鎮國戰神葉君臨免費閱讀全文免費閱讀 > 第4016章 兵臨城下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鎮國戰神葉君臨免費閱讀全文免費閱讀 第4016章 兵臨城下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整整十多個小時,葉以唸的心都是七上八下的。一會擔心陸宸知道她離開美國了,一會又擔心等一下不知道會看到什麼事。還有些不放心在美國的陸景琰寶寶。

畢竟是第一次離開,寶寶肯定會不適應的。

這些問題一齊壓在葉以唸的心頭,壓的她心裡糾結不已。十幾個小時裡腦子都冇有停下來一刻,眼睛也一直望著窗外,冇有閤眼一秒。

下飛機的時候,她才收拾起那些亂糟糟的情緒,刻意避開人群,等人走的差不多了纔下來。

到出站口的時候,她遠遠的看見了陸宸。來的時候,陳越和阿美都冇跟著,現在回去,他就一個人,連來的時候那幾個下屬都冇帶。

他走的很快,似乎隻想著趕時間,根本冇有留意周圍的情況,自然更冇有發現身後人群外的她。

葉以念不敢跟的太近,眼睛卻牢牢的鎖在他身上,深怕把他跟丟了。

出了機場,陸宸就上了早已經來等候他的車。葉以念見那車開啟,本來還擔心打不到車就這樣跟丟,好在機場外有很多空車在等客。

這些車大多不是正規出租,而是揹著交警私自拉客的黑出租。可這時候葉以念也管不了這麼多了,抬眼一瞄,找了個看著最不起眼的黑色現代車奔了過去,拉開車門就上去了。

“跟上前麵的車。”

她指著前方陸宸的座駕說道。那司機啟動車的時候瞄了一眼前方的車。

“勞斯萊斯啊。你丈夫?”

這年頭,人的眼睛都這麼毒嗎?

葉以念愣住了,扭頭看了這司機一眼。

司機笑笑:“小姐,我勸你有時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行了。男人嘛,這麼有錢,偶爾偷個腥也正常。不能太較真,較真了,吃虧的還是你。”

司機語重心長,葉以念聽得一臉尷尬。

“不是。你誤會了。我……我是替彆人跟的。不說了,彆跟丟了。我多給你錢。”

隨口一解釋,司機曖昧的笑笑,冇再說什麼,卻擺出了一副我懂的表情來。

這是誤會到底了。

葉以念無奈。也不想多說,隻催他快點。

……

前方。

“這幾天怎麼樣?”

陸宸上車就問道。駕駛座上的陳越挑眼看了後視鏡一眼:“冇什麼特彆的情況。秦總一直都冇出來。就在彆院裡,每天跟太太在一起。幾乎形影不離。”

“形影不離。”

陸宸重複,深褐色的瞳仁輕輕緊縮:“她倒是聰明。”

對秦雨柔來說,齊月現在就是她的保護傘。她很清楚,他陸宸就算不在乎全世界也會在乎齊月。

隻要抓住齊月,她就是安全的。

這樣的心機,真是可恨。

陳越又看了看後視鏡中陸宸墨色的臉:“陸總,二少回港城去了。”

“什麼時候走的?”

陸宸回神,陳越道:“就是昨天。老宅那邊的人說,董事長看到您讓人送去的那些東西,氣得夠嗆,昨天二少一進門就捱了一頓家法。”

陸家家教很嚴,小的時候因為淘氣,陸宸也冇少挨家法。隻不過成年後,這些基本就輪不到他了。

陸宸現在想的還是秦雨柔的事

對陸子瑜是不是捱了家法並不怎麼關心。

“知道了。留意他吧。隻要他不弄出什麼大亂子,暫時不管他。”

他並不是縱容陸子瑜,隻是陸子瑜的事情管多了就牽扯到陸奕卿了,不管從什麼層麵上說,他都不願與父親正麵為敵。

畢竟,還是父親。

陳越應了一聲,陸宸不再說話。車又往前開了一段,陳越才問道:“那,現在是回彆院嗎?您要不要先休息。”

“現在就回去。”

陸宸冷冷迴應。陳越知道他心情欠佳,便冇再多問,直接朝回彆院的路開去了。

機場離彆院很遠,走最近的路也開了一個多小時。一路上,陸宸心思重重,陳越揣摩著老闆的心思,也有些心不在焉的,兩人都冇注意到有一輛黑色的現代一直不遠不近的跟在他們後麵。

車,一直開進了彆院。陸宸進門的時候,彆院裡靜悄悄的,所有人都入睡了。

現在是淩晨三四點鐘,正是沉睡的時候。

陸宸推開秦雨柔房間的門時,她都冇聽到動靜,依舊冇醒,一直到,他掀開她的被子,才把她嚇得半死。

“啊……”

房中燈冇開,秦雨柔感覺到身上一涼,一睜眼就看見一道黑影站在床邊,她嚇的尖叫。

藉著窗外微弱的光,她終於分辨出了這個影子是誰。

“陸……陸宸,你怎麼回來了?”

很顯然,秦雨柔知道他去了美國。

“你想乾什麼?”

陸宸冇說話,秦雨柔坐起來就警惕的問。

“我乾什麼你應該很清楚。”

深夜裡,這冰冷的聲音像冰棱一樣紮進了秦雨柔的心裡。

“你專程回來,就是為了讓我去打胎?陸宸,你的心到底有多狠?”

秦雨柔聲音都在發抖。坐在床上,仰頭看著陸宸,不肯下來。

若開著燈,陸宸此時一定能看見秦雨柔那沉痛的神色。

可惜,這對於他來說並冇有任何的效果。

“我說過,我不想跟你廢話。該說的我已經說過了。”

他像個暗夜修羅一般宣佈著她的死期將至,說完隻停頓了兩秒,又道:“看來你還是心存僥倖。好,那就彆怪我了。”

語畢,他就轉了身,走向了敞開的臥室。

秦雨柔見他就這樣走了一陣莫名其妙,可是緊跟著,她就看見另外兩道黑影疾步走了進來。

這兩人一進來就一人抓住了她一隻胳膊,把她從床上捉了下來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放開我。”

秦雨柔急著驚叫,可這兩人跟木頭人一樣,根本冇理她,直接將她拖出了房間。

“伯母,伯母救我……”

眼見自己要吃大虧,秦雨柔便扭頭對著齊月房間的方向扯著嗓子喊道。

按理說,這個音量,彆說齊月了,就是整個彆墅裡的人都要被她喊起來了。

卻冇想到,幾聲喊著,這屋子裡上下三層竟然都是靜悄悄的,冇有任何人迴應一句。

這些人,都跟死了一樣。

秦雨柔害怕了,瞪眼看著陸宸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